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关于枫桦 律所动态 专业团队 法律法规 法律绘萃 经典案例 律师文集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民间借贷纠纷案代理词
时间:2012-1-16  |  来源:办公室
代理词
 
                         --------卢某某诉王某某、李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尊敬的审判员:
    福建枫桦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李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代理人参加本案的诉讼活动,结合法庭归纳的争议焦点,现代理人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关于借款是否属实的问题
    被告李某某在法庭中陈述,虽然其与被告王某某现是夫妻关系,但她们已经分居多年,期间并没有一起共同生活。被告王某某之前从未告知被告李某某其有向他人借款,被告李某某对原告所述的借款情况毫不知情。被告王某某未出庭,代理人认为原告应当就《借款协议》和《收条》的真实性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和法庭庭审活动,代理人认为原告提供的《借款协议》和《收条》是缺乏真实性的,具体理由如下:
    1、借款协议是否有履行不清。本案的《收条》是紧跟在《借款协议》后再由被告王某某填写上去的,且协议签订时间与收条出具时间是同一天。故本案无法排除被告王某某在未领取借款的情况下就签订协议并同时出具收条的合理怀疑,即在原告未提供款项支付凭证的情形下,本借款协议存在没有履行的可能。另外,在叶良回诉被告王某某、李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叶某某陈述是通过林某某借钱给被告王某某,且他们约定的还款时间是2011年2月22日,对此林某某是知悉的。根据叶某某的起诉,到期后被告王某某借款本息均未返还给叶良回。而本案原告陈述也是通过林某某借钱给被告王某某。代理人认为,林某某对被告王某某逾期未返还借款本息是知悉的,其再介绍本案原告借巨款给被告王某某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2、收条形成不符常理。原告代理人当庭陈述,《借款协议》和《收条》上的“卢某某”“现金”均是由原告本人书写的。《借款协议》上“卢某某”的字迹是由原告自己书写的,这是符合正常生活习惯的。收条的内容应当是由收款人完整书写。但是本案《收条》中的“卢某某”却是由原告自己书写,这违背了正常的生活习惯。而《收条》中“现金”两个字的笔迹显然与“卢某某”三个字的笔迹又是不一致的,是由第三人再写上去的,原告的陈述与事实是不相符的。
    3、借条出具不符交易习惯。对于该《借款协议》和《收条》的形成经过,原告代理人陈述该借款是在签订该协议及收条之前就已经先支付给被告王某某的,款项全部到位后才由被告王某某签订协议并出具收条。代理人认为,按正常的生活习惯,出借人与借款应当先就借款事项约定达成协议,在出借人将借款交付借款人后,再由借款人出具收条。假使是分次交付款项的,也应当就每次所交付的款项分别由借款人出具收条。而本案原告与被告王某某双方并不熟悉的情况下,将巨额借款先交付给被告王某某后再一并签订协议、出具收条,这显然是不符合正常的交易习惯的。
    4、款项交付方式不清。关于该巨额借款的款项交付,原告代理人陈述部分借款原告是用现金支付给被告王某某,部分借款是通过介绍人林永捷银行帐户转帐给被告王某某的。而原告在庭审过程中,始终未能确切陈述交付款项时现金有多少,银行转账有多少。代理人认为,对于该巨额借款的来源,原告应当负有说清该款项来源的义务。支付现金的,原告应当出示该现金的取款凭条,银行转账的,原告也应当出示转账凭条。而原告即无取款凭条,又无转账凭证。
    5、借款用途不清。根据原告代理人的陈述,原告与被告王某某是通过林某某介绍才接触的,双方都不大熟悉。而原告在起诉时称是被告王某某是因经营周转需要才向其借款的,在庭审时也未能就被告王某某的借款用途进行明确说明。被告李某某所有的座落于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306号房产早于2007年就已经购买了,而闽GXXXX雅阁小轿车也是通过抵押贷款自己购买的,并没有用所谓的被告王某某的借款。
    二、关于被告李某某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问题
    原告主张被告李某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法律依据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代理人认为,首先应当准确理解《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
    1、应准确适用《解释(二)》第24条的适用范围。《解释(二)》第24条是对婚姻法第41条所作的解释,其解释的根据是婚姻法第41条。而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根据婚姻法第41条规定,夫妻共同债务有其特定的构成要件,即只有 “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否则,除非有共同合意,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因而,适用《解释(二)》第24条的前提条件是婚姻法第41条。如果脱离婚姻法41条规定,《解释(二)》第24条不仅没有解释的根据和基础,而且直接按照《解释(二)》第24条推定判决,一方虚假债务、因赌博等违法债务,都可能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显然不符合立法精神。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解释(一)》)第17条规定,“因日常生活需要夫妻之间具有家事代理权”。根据上述解释,夫妻一方只能就“日常生活需要”的家事具有代理权,而“因日常生活需要”就是为夫妻共同生活需要。就其债务而言,当然是 “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否则,就不是“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这也说明夫妻共同债务只能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 而本案被告李某某自己有收入,无需被告王某某向外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假设借款存在,加上叶良回起诉的100万元借款,被告王某某的借款本金金额已经达到200万元,其借款也超出了家庭生活所需。被告王某某也没有做生意,假使有借款也是用于他个人挥霍或赌博,不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其借款行为已经超出了日常家事代理的范畴。
    3、虽然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否“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由借款人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之积极事实举证证明,而不应由非举债方对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之消极事实举证证明。借款人不能举证时,应由第三人(出借人)举证证明其借款属于“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在借款人或第三人已经证明“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时,非举债一方如果要抗辩第三人,才应就《解释(二)》第24条规定的两项法定抗辩事由进行举证。但本案被告王某某和原告均没有完成“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的举证责任,被告李某某自然不存在就《解释(二)》第24条规定的两项法定抗辩事由进行举证问题,法院也不能在没有查明债务是否存在或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下,直接适用《解释(二)》第24条进行推定。《解释(一)》第17条规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根据上述规定,对于超出家事代理权限的,只有有证据证明“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就是说,夫妻一方非因日常生活需要所作出的重要决定,应当经另一方同意;否则,对另一方无约束力。也就是说,对于不是“因日常生活需要”或者不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要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必须是“他人(债权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债权人有理由相信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应当由债权人举证证明。只有债权人能够证明“他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才不能对抗善意债权人;否则,另一方可以对抗债权人。假使借款存在,由于被告王某某的借款已经超出了家事代理的范畴,而原告却未能就“他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提供任何证据,故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规定:下列债务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一方以个人财产清偿:……(3)一方未经对方同意,独自筹资从事经营活动,其收入确未用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原告起诉时自认被告王某某的借款是用于经营周转的,而被告李某某与被告王某某已经分居多年,且自己有收入,被告王某某也未向被告李某某支付任何款项。假设被告王某某有借款用于经营活动,但收入并没有用于共同生活,故依法也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由此可见,假设被告王某某的借款存在,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该笔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而事实上也从未用在家庭共同生活,故应属被告王某某的个人债务,而非夫妻共同债务,被告李某某对此依法无需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三、关于原告诉讼请求的问题
    1、原告主张借款利率按月3%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代理人认为,原告主张的借款利率已经超出了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分的利息法院不应当予以支持。
    2、原告主张逾期还款违约金按日千分之一计算。代理人认为,借款合同是一种特殊的合同,标的物是货币,对于出借人来说,如果借款人不按期返还借款,所遭受的损失只能是借款利息。当事人对利息已经进行了约定,再另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金不应当予以支持,因为利息即是当事人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另外,最高人民法院之所以对民间借贷借款利息进行限制,原因在于民间借贷比银行贷款更容易借贷,其风险性也明显高于银行贷款,为此,为规范金融市场,防止高利贷现象,需对可能存在的盲目逐利行为进行约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了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当事人约定的利息和违约金加起来如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四倍,代理人认为这属于变相地放高利贷,对债权人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部分的请求,法院不应予以支持。如果允许当事人任意约定违约金,而法院无权予以调整的话,当事人很容易通过约定违约金来规避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这无疑会为变相高利贷提供合法外衣。对此问题,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年《关于审理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明确指出当事人在借款合同中约定逾期还款的违约金应符合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超出规定幅度的部分无效,不予支持。 而本案原告主张的借款利息已经超过了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故原告主张的违约金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3、原告主张律师费30000元。代理人认为,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可主张由败诉方承担律师费的案件类型也有知识产权案件和商事仲裁案件,而本案是一普通的民间借贷案件,原告主张要求被告支付律师费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被告李某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法律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被告李某某的合法权益。
    以上代理意见仅供法庭参考。谢谢!
                
                                                    福建枫桦律师事务所
                                                    律师:刘珍福   郭上选
                                                    时间:2011年12月18日
 
 
版权所有 办公室 地址:福建枫桦律师事务所 电话:0598-8223307 传真:0598-8223361 邮箱:fjfhlawyer@foxmail.com
 本网站文字、图象及视频资料版权归属本文的原件者所有  
备案号:闽ICP备14010301号